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

要闻

>

正文
抗战老兵彭长竹的传奇人生
发布时间:2017-08-30 10:46:07  来源:华声在线张家界频道  作者:钟懿   
0

文/钟懿


抗战老兵彭长竹

彭长竹,今年97岁,是湖南省健在的为数很少的抗战老兵、民族英雄,家住桑植县空壳树乡罗家坪村。

他参加过第一次长沙会战,右眼被日寇刺伤失明,留下终身残疾;他再次主动上前线,参加常德会战,侥幸生还;他参加 “空壳树生药厂”筹建工作,为抗战前线生产紧缺药品;他终生行善,修路架桥,尊老救孤。

2015年9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他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勋章。

应征入伍 参加长沙会战

1938年农历2月,彭老刚满16岁,主动报名参军抗日。在慈利江垭集中整训半年后被编入湘西地方部队组成的新编第六军暂5师。次年秋天开赴湘北,参加了第一次长沙会战。

1939年9月,日军主力强渡新墙河,向新墙河北岸守军发起进攻。国军顽强抵抗5昼夜,被迫退至河南岸。几天后的拂晓,日军强渡新墙河南进;彭老所在部队凭借新墙河、汨罗江阵地打击鬼子,阻止敌人南下。

一天傍晚,彭老所在连队子弹打光了,几乎全部牺牲。剩下几个人被日本鬼子逼下一个土坎,双方展开肉搏战。彭老不顾一切,左刺右挑,帮助同伴解危。彭老的腰身被鬼子刺了很长的口子,眼睛也被刺伤,流血不止。顿时眼前一黑,一头栽了下去。机智的彭老假装死亡,躲过一劫。天渐渐黑了下来,鬼子撤离了战场。彭老赶快爬起来,摸着黑,艰难的行走着。寒冷、饥饿、伤痛一起袭击着彭老,每走一步都觉得十分吃力。

彭老一连敲开5户人家,他们担心日本鬼子报复都不敢接受彭老。直到半夜时分的第六户人家,老乡看到血肉模糊的彭老,以为是自己当兵的儿子回家了,这个60多岁的张姓老乡才开门收留了他。已经一天多没吃饭的彭老,当即晕倒。老乡看到彭老右眼还在流血,身上也到处是血,就帮忙救治,给彭老喂水喝,让他慢慢苏醒过来。当晚老乡给他红薯饭,老南瓜,彭老吃了三大碗。在老乡家休息了一天两晩,伤痛好转后,彭老坚持去找部队,老乡把家里仅有的五个鸡蛋煮熟塞给了他,踏上了寻找队伍的艰难征途,在年关时节找到了国军队伍。

大约过了一个月,部队幸存下来的战友们被编入73军。彭老在73军治疗了2个多月,伤情稍有好转,但不能上前线了。部队首长要他回乡继续治疗,给彭老开了介绍信,配发了一套新军服,还有一块光洋。彭老绕道怀化、吉首,步行半个多月,一路乞讨,回到家乡。


老人在讲述当年的过往

制药送酒 义务输财卫国

彭老回家后住进“彭氏庙祠”。他的右眼是因为当时没有良好的医药救治而失明,因此,他一心要为抗日前线制药。

彭老得知,本乡正在筹建为抗战前线生产紧缺药品的“空壳树生药厂”,国家规定在生药厂做事不发工资,可抵兵役。负伤的彭老毫不犹豫的参与“生药厂”和“百根冰”酒厂的筹建工作。当年参与筹建的员工和技术员大都已不在人世,鉴于“生药厂”和“百根冰”的历史贡献,彭老被授予桑植县“最美能工巧匠”的称号,并给予特殊荣誉奖励。

彭老一边疗伤,一边在家乡的“空壳树生药厂”负责采药、洗药、切药、烘干、碾药、制药、研制药酒等工序。眼睛稍好后经常给长沙、吉首、常德及湖北的部队送药。1941年后,他们生产发明了专治疮毒的“一天膏”和“痔疮粉”,专治疟疾的“救驾星”,专治痢疾的“痢疾饼”,防止中暑的“泗泗水”等七种药品。这些“枪伤生药”和百味中草药泡制成的“百根冰”酒被及时送到战地医院救治伤员。

在战地医院,彭老指导用药,效果很好,得到前线官兵的好评,国民政府给生药厂赠送了“输财卫国”金匾,给全体职工颁发了159号嘉奖令,并题词“平战必备,起死回生”,肯定生药厂为抗战生产捐赠药品的爱国精神,号召全国军民学习,盛赞生药厂是抗战支前模范。蒋介石、陈诚、张治中等高级将领,以及社会名流杜心五等纷纷题词共38幅。这期间,彭老接触了地下共产党,多次悄悄地为八路军提供枪伤药,救治伤员,为后期投入共产党的敌后武装埋下伏笔。

当时,彭老受国民政府派遣管理空壳树及周边市场,国民政府规定将空壳树周边几个乡上交的赋税交“生药厂”代征,来弥补其亏损。当时空壳树本地群众也不富裕,收的钱很少,大部分是“以粮代税”,他们交什么,彭老就收什么。什么黄豆、绿豆、高粱、包谷、麦子、小米应有尽有。这些粮食源源不断的送往抗日前线。

主动请缨 增援常德会战

1943年冬天,日军打到常德,彭老主动要求前去给守城的张灵甫部队(74师)送生药和“百根冰”药酒。并向部队首长请求,要求参加战斗。守城长官看他态度坚决,得知彭老参加过长沙保卫战,有对日作战的经验,便欣然同意。之后,彭老参加了一个多月的常德会战。有一次他和战友们苦战一天一夜,与日本鬼子进行了生死较量,和日本鬼子拼刺刀,展开肉博战,多处受伤,险些丢了性命。

据老人说,当时部队纪律严明,长官规定,老百姓有困难必须义务帮助,譬如帮助割稻,挑水,往码头送行李等等。“不能喝老百姓一口水,不能吃老百姓一顿饭。”有个上等兵给群众送了行李收了光洋,被当即枪决。常德城无险可守,背水一战。全体士兵写了遗书,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彭老还参加了“光复常德”的城内巷战。鬼子逃跑时施放毒气,将东门所有房屋全部烧光。守军宁死不退,进行寸土寸血拼杀,誓与日寇同归于尽。守军损失惨重,部队首长严令各部坚守战斗岗位,与日寇血拼到底!师长也端着机枪上阵,随时准备与敌人同归于尽。营长知道彭老是送“救驾星”的保障兵,因为前方药品吃紧,首长多次做工作要他回厂生产药品,保障伤病员有药可治。于是彭老撤离了战场,捡回了一条性命。

知足常乐 共享太平盛世

彭老夫妇系指腹为婚。彭老受伤了,残废了,回到家乡,未婚妻子陈柏芝(现年95岁)仍然嫁给了他,为此彭老一直心存感激。

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彭老夫妇相敬如宾,相濡以沫,风雨同舟78年,赢得当地群众的高度好评。特别是妻子80岁以后的15年来,多病、腰部骨折、开水烫伤、瘫痪在床、患老年痴呆症等,经历了一次次病危,彭老均细心呵护,喂水喂药,端屎端尿,始终不离不弃,是全村全乡和睦家庭的榜样,先后多次被评为市、县、乡“五好文明家庭”、“尊老模范家庭”、“遵纪守法模范”。

彭老参加了长沙会战和常德会战,想到是国军主导下的抗战,怕影响后人,因此闭口不谈。市政协副秘书长(兼)龚厚钦以湖南老兵之家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身份,带着志愿者们多次登门做客,拉家常,讲政策,让彭老放下顾虑,才挖掘出来的珍贵史料,才揭开彭老右眼失明的真相。从那以后,他的饭量大增,精气神明显好转。

彭老没有读一天书,12岁就学会了耕田、插秧等农活,是全村公认的“老农夫”。解放后担任民兵分队长,先后参加了剿匪、土地革命、清算反霸、减租减息等工作。

担任生产队长几十年,直到八十岁才卸下担子,没有多占一份便宜。身体硬朗的时候,彭老热心公益事业,带头出资,义务投工投劳,组织募捐,自力更生修村道2条,搭建小桥3座,维修小学1所。八十岁的时候,彭老还牵头公益事业,组织村民在2里外的半山腰找到水源,修建水池,埋水管,自己带头掏钱,解决了几百人的饮水问题。彭老自己省吃俭用救助多个孤儿,帮助孤寡老人10多个。

“乐善好施,知足常乐”这或许是彭老的长寿秘诀吧?今年97岁的彭老,不仅生活能够自理,还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令人惊讶。

彭老在民族存亡的危机时刻,勇赴国难,两次投身战场,浴血奋战,抗击外侮,可歌可泣,世人皆称民族脊梁。可彭老任然淡泊名利,心静如水,一如高天流云。如今彭老已经银须飘飘,垂垂老矣。试以一首《胡须》表达我的敬仰之情。

沧桑早已被岁月的印痕

洗涮成钢针一样的胡须

就像当年昂扬的信念

印证了曾经浴血的战斗


要闻

湖南新闻

区县快讯

论坛